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方志天地
邓小平与广西解放
发布时间:2017-09-22 09:04:00 

 来源:广西党史网

    19491211——恰逢百色起义20周年,红七军老战士莫文骅将军(时任人民解放军第十三兵团政委)麾下的三十九军三四三团,把五星红旗插上南疆要隘镇南关(今友谊关),标志着广西战役胜利结束,广西全境解放。广西各族人民载歌载舞,欢庆新生。此时此刻,广大军民特别是左右江的红军老战士、赤卫队员格外怀念老政委邓小平,热情赞颂他对广西解放所作出的贡献。

    解放战争期间,邓小平和刘伯承一起指挥晋冀鲁豫野战军(后改称中原野战军、第二野战军)驰骋于华北大地,继而逐鹿中原、血战淮海、兵伐华东、进军西南,并没有到过他时刻萦怀的八桂大地,但壮乡人民仍然铭记他为广西解放作出的历史贡献。

    1947年夏,时任中共中央晋冀鲁豫局书记、野战军政委的邓小平和司令员刘伯承,坚决执行中央军委的战略部署,率野战军主力12万人挺进中原,一下子就把战线从黄河流域推进到长江流域。

    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后,东慑南京,西逼武汉,南扼长江,瞰制中原,犹如一支利箭,直插蒋军的心脏,迫使蒋介石抽调几十万大军到中原战场,不但大大减轻了我陕北、山东战场的压力,并为南方各省人民游击战争的发展创造了为有利的条件。

    当时,广西各个系统的中共组织正在积极发动武装起义,开辟敌后战场,欣闻刘邓大军兵临长江,精神格外振奋,决心加速起义的步伐。原左右江苏区各族人民更是欢欣不已,奔走相告,邓政委的大军“亨桂”(壮语,意即快过)长江了!“斑雅珑了!”(壮语,意即天快亮了)许多红军老战士、赤卫队员取出埋藏多年的枪支,带领群众,以当年百色起义、龙州起义的大无畏气概,毅然揭竿而起。而桂系集团的全部正规军被刘邓大军拖在大别山区,无法顾及自己的老巢。从6月到11,广西共有27个县的革命武装在24个县举行武装起义,全省顿呈星火燎原之势。红七军的故乡右江地区起义的声势犹大,万冈、凤山、东兰、田东、果德、那马、武鸣、隆安8县的革命武装同时行动,一举占领万冈、凤山县城和20个乡公所。通过这次起义,全省建立了约6000人的革命武装和一批游击基地,为后来广西游击战争的发展和全省的解放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1949年夏,人民解放军以雷霆万钧之势向西北、华南、西南进军,广西的解放己提到党中央的议事日程。

    1949716,毛泽东主席制定歼灭白崇禧集团的战略方针,指出:“白部本钱少,极机灵,非万不得已决不会和我作战。”“和白部作战……不要采取近距离包围迂回方法,而应采取远距离包围迂回方法,方能掌握主动,即完全不理白的临时部署而远远地超过他,占领他的后方,逼其最后不得不和我作战。”为能尽快抓住白崇禧集团,毛主席和邓小平面谈,拟将当时位于赣南的第二野战军第四兵团暂归第四野战军指挥,参加解放两广战役。邓小平时任中共中央西南局书记、第二野战军政委,为使四兵团能圆满完成党中央赋予的使命,他指示四兵团各级指挥员要认真学习、深刻领会毛主席制定的大迂回、大包围、大歼灭这一新的作战方针的战略意义,强调指出,战略追击“靠指战员奋不顾身的英勇精神,这种精神过去表现在战场上,这次表现在脚上”。部队要勇猛追击,敢于孤军深入,在敌后穿插迂回。

    陈赓兵团没育辜负党中央和刘、邓首长的重托。10月初,该兵团越过赣粤边界的大庾岭,接着突破粤北敌军的三道防线。其时,余汉谋集团的主力亡命向西南方向逃窜,妄图进入粤桂南地区与白崇禧集团会合。陈赓即令部队日夜兼程紧迫不舍,于当月下旬在阳江、阳春地区将该敌4万余人全歼。随后,四兵团抢占廉江、信宜、化县一线,切断白崇禧集团经雷州半岛窜往琼崖的道路。

    10月中旬,为封闭白崇禧集团由黔入滇的道路,毛主席电令二野第五兵团适时抢占贵阳。111,邓小平、刘伯承指挥二野发起川黔作战。7,四野发起广西战役。邓小平当即指示第五兵团和第三兵团第十军:我们当前的战役重心乃在隔断宋希濂的4个军、罗广文的3个军向云南的退路,并力求在长江南岸歼灭之。同时,使白崇禧集团无法与川黔敌军取得联系。第五兵团十八军即于15日攻占贵阳,十六军、十七军集结于贵阳附近各县,第十军进占历史名城遵义。

    白崇禧得悉我二野占领贵阳,四野十三兵团又陈兵黔桂边,认为西逃云、贵无望,遂倾其全力发动“南线攻势”,妄图抢占雷州半岛,经海路逃往琼崖。陈赓指挥第四兵团及四野第四十三军,在廉江、化县、茂名、信宜一线击退白部的亡命进攻,随即勇猛追击。四兵团在四野三十九、四十、四十三、四十五等军和两广游击队的协同下,将白崇禧集团大部歼灭于桂东南地区和中越国境线上。广西战役共歼灭敌军17.3万人,第四兵团即歼敌7万余人,立了首功。

     还在1930年秋,红七军奉命自右江苏区北上中央苏区时,邓小平曾满怀信心地对送别的乡亲们说:“我们一定要打回来!”此后,在中央苏区、长征途中和抗日战场上,他和红七军的战士邂逅时,一再勉励大家不要忘记广西各族人民,不要忘记左右江的光荣革命传统,为中国人民的解放奋斗终生。参加广西战役的部队中有几十位原红七军的老战士,这时大部担任师级以上领导职务。他们牢记邓政委“我们一定要打回来!”这句话,怀着解放家乡人民的宏誓大愿,指挥部队英勇作战。莫文骅将军指挥的十三兵团担负西线战略迂回任务,从湘西、黔东南进入桂西,沿途要跨越无数崇山峻岭、急流险川,部队特别疲劳,补给十分困难。莫文骅在进军南宁途中,突患急性阑尾炎,为完成解放家乡的任务,忍住剧痛,坚持随军行动。在他的指挥下,三十八军突破敌第十七兵团的节节抵抗,进占河池、百色一线,切断白崇禧集团窜往贵州、云南的道路。三十九军衔尾紧迫敌第一兵团,歼敌数万人,并解放了柳州、南宁、凭祥、镇南关等重要城镇。

    时任四野第四十五军一三五师政委、红七军老战士韦祖珍和师长丁盛率所部于105孤军插入敌后的湘南沙坪、灵宫殿地区,截断了白崇禧集团南逃广西的道路。白崇禧惊恐万状,当即纠集5个师对该师进行合围。四野司令部认为这是会歼白崇禧主力的良机,电令一三五师固守阵地,拖住敌人。韦祖珍和丁盛亲临前线,指挥部队浴血奋战数日,为四野主力聚歼白部赢得了时间。终于1011将桂系赖以起家的“王牌军”第七军和四十八军的4个主力师全歼。其后,一三五师从湘南、桂北、桂中一直打到桂东南,为广西战役的胜利作出积极的贡献。

    时任四十三军参谋长、红七军老战士黄一平和该军政治部副主任、红七军老战士谢扶民,深入基层进行作战动员,介绍广西的风土人情,红七、红八军的光荣传统,揭露桂系军阀的种种反革命罪行,激发指战员的斗志,并积极协助军首长指挥部队作战。在广西战役中,四十三军英勇顽强,穷追猛打,共歼敌3.4万人,受到四野首长的嘉勉。

    广西各族人民永远不会忘记邓小平在创建左右江革命根据地和解放广西中所作的贡献。

 

摘自广西人民出版社19949月出版的《邓小平与广西》

主办单位:百色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联系地址:百色市右江区爱新街文体巷7号 邮编:533000 联系电话:0776-2824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