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方志天地
大事记源流初探
发布时间:2017-09-28 09:57:00 

 
   大事记是指对本地区有关自然和社会方面,在历史上发生的而又对后世具有比较重大影 响的事情的记载或记述。这种体例,早已成为我国修史编志的传统方式之一,本文就大事记 的源流问题试作探讨。 
   我国古代史官记载史事,沿用编年体。《竹书纪年》、《春秋》、《左传》以至《汉纪》 《后汉纪》、《资治通鉴》,是沿用这种按年月日顺序系事的编史体裁。历朝的起居注、实 录,也莫不如此。司马迁撰的《史记》以及二十四史中的《本纪》,也用年月日来排比史实 这一传统体例。史书上的这些编年体,实际上就是以年月为经,以事实为纬的大事记。它的 优点是,对同一时期的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查考、翻检比较方便,能起到索引、提要和保 存史实的作用。其不可弥补的缺陷,是一个历史事件的产生,其原因、结果与影响不容易反 映出来。原因是这种编年体记事,前后割裂,首尾相脱。对人物生平和典章制度的查检,不 但难于解决,而且往往使人费时、费事、费力。 
   编年体史书真正以“大事记”命名的,首创于宋。宋孝宗淳熙七年(1180年),吕祖谦撰 《大事记》十二卷(附《通秋》三卷,《题解》十二卷),所列举的重大史事,起于周敬王三 十九年(前481年) ,上接《左传》,迄于汉武帝征和三年(前90年),所列举的历史大事,都 加注出处。宋吕中编撰的《大事记讲义》二十三卷,也是以“大事记”为名的。它记述宋初 建王朝以至徽宗钦宋历朝政事要事。“大事记”从此相沿而下。至明代,王袆以《大事纪》 相同的体例,撰写了《续编》七十七卷,起自汉武帝征和四年(前89年),迄于后周显德四年 (975年)。 
   从地方志角度看,“大事记 ”体裁最早出现在宋代的县志上。南宋有本比较好的县志, 叫《剡录》。剡,是汉时的县名,宋时称嵊县,现属浙江。《剡录》亦即《嵊县志》,十卷。 南宋宁宗嘉定七年(1214年)高似孙编撰。这本县志内容有特色,举凡县境、官治、学校、山 川、古迹、人物以及草木禽鱼,都有叙述,并保存唐以前的遗文旧事。该志的首编《县纪年》, 以编年体的体例首次运用到县志上来,开“大事记”用于县志的先河。方法是,依事情发生 的年月先后顺序排列,纵向记载该县历代发生的大事要事。 
   清乾嘉年代, 方志学家章学诚在纂修《和州志》 、《毫州志》、《永清志》以及主修 《湖北通志》以后,系统地总结前人和自己的纂修经验,建立方志理论,指出地方志应列八 门,“首日编年,存史法也。志者,史所取裁。史以纪事,非编年弗为纲也。……部分为八, 亦既纲举而目张矣。”(《章氏遗书·方志略例·为华秋帆制府撰石首县志序》)他把“编年 体”列为地方志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并冠于全书之首,为全书之纲,起到提纲挈领、统帅全 书,概括全貌的作用,使纲目相应,排列有序,首尾连贯,一目了然。大事记这一体例,在 自身的发展过程和纂修者的长期实践中,逐步形成规范,一并为人们所接受。辛亥革命以后, “大事记”这一体例巳为各地纂修地方志所普遍运用。 
   辛亥革命后至建国前的地方志大事记,其类型形式,约可分为三类。 
   一类是,采取大事本末体。如1928年赵琪修、袁荣叟纂的《胶澳志》 (即青岛市志)。 胶澳原是商埠,辖境幅员不及一县疆域,历时仅三十年。其志大事,始末有序,“德天租借 始末”、“日本占据始末”、“中国收回始末”等等,使人一览无遗。近代青岛市的诞生过 程,近百年来帝国主义侵华史以及我国人民的反帝斗争史都作了真实记录。 
   另一类是,采取通鉴编年纪事体。如1935年潘忠甲、姚文丹、秦锡田纂修的《上海县志》 二十卷。该志记述从元至元二十九年1292年建立上海县起,至民国十七年(1928年)设上海特 别市为止的六百三十六年中的大事,在卷一中列入纪年,采取通鉴编年纪事的方法。 
   再一类是,采取大事年表的体例。如1943年黎锦熙先生编纂的陕西《洛川县志》二十八 卷。 该志卷首冠以大事年表,上限自周武王时期,下限至1943年8月13日全县举行出征军人 阵亡五十八的追悼大会止。该县成立43个供销合作社收豫灾难民千余人授予土地垦种等史实, 在大事年表中,都可找到事情的本末。其原因、结果与影响,有踪可寻,克服了史书上编年 体“前后割裂,首尾相脱”的缺点。 
   以上所述,大事记的源流深远,是继承传统而来的,到今天不过是日臻完善罢了。
  摘自《广西地方志》期刊1984年第2期

主办单位:百色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联系地址:百色市右江区爱新街文体巷7号 邮编:533000 联系电话:0776-2824521